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和基友聊天聊到一個挺無語的東西,挖出來當是做個記錄吧23333

本來是在說蟹肉都會普遍嗷嗷西,那時候基友覺得她是感覺自己蟹肉不容易嗷嗷西,寫日常難說。聽我這樣一說完了,沉默了一下,可能是每個人感受不同吧。

我也難說,因為我做過蟹肉嗷嗷西的事情,所以都不怎麼寫的。而且有時候慣性思維會覺得,其實一篇要是篇幅略長的文突然開了個車,接下來就會發生很虐的事情……俗話說得好,這在我腦子裡有種一響貪歡的感覺。且不說別人怎麼理解,我就覺得開車是件挺悲傷的事情。如果不磨大刀的話,通常我是不會開車的2333333

說完這個,就開始討論起我逐曦裡面的鷇音子,因為那時候有給學姊看過裡面靠近車的那一段的電子檔,我依然很深刻的記得學姊看完之後和我說這一段裡面鷇音子太調皮太溫柔了。其實如果按照整體來說,當初我逐曦放出來只放了三四章節,學姊的觀點是裡面的鷇音子都很不像鷇音子。而且我那時候因為擔憂嗷嗷西被掛,已經自行煎熬煮炸了自己很久,尤其是無風之後orz感覺就是自己隨時都會爆炸那樣。

於是學姊很認真地給我找了個退路說,要我真的很擔憂完全沒法寫的話,那就換掉所有名字寫原創吧,至少沒有這種束縛手腳的感覺,而且我也不會瘋。單說說真的,其實每一個聽到這句話的人都會覺得不甘心,我也不例外……要我親手毀掉自己寫的東西,簡直比直接一刀捅死我還要痛苦。

我就是為了寫這兩人的故事才寫的這篇文,手稿都完成了,我怎麼能突然放棄呢。

但是無法否認的是,鷇音子的確太溫柔了。看過劇的都知道,他沒那麼溫柔甚至還兇得很。【你確定?】說不好是我本身文風問題【你有這種東西?】還是我因為對寫成年男人沒有審美所以不擅長描寫。基友安靜的聽我說了會,也給我說了說她文里對綺羅生的看法,一千個人眼裡一千個哈姆雷特。認真想了會,的確鷇音子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但他也是個把溫柔隱忍在傲氣下的人……而在我眼裡,尤其是站在我視角里,面對著倦收天的鷇音子,我把他隱忍的溫柔給放大了。

說說我在逐曦裡面的看法,站在鷇音子的立場去看倦收天,倦收天是他生命裡一個極其特別的人。就現有人物去展開他的人際關係,素還真是他追逐的兄長,天踦爵是他信任的兄長,無夢生是個他極力想要向對方證明自己能力與本心的兄長,央千澈是在他最需要的時刻向他伸出了援手的長輩,而倦收天是個讓他覺得自己在漸漸放下仇恨,學會隱藏和按捺自己的年紀里做的一場夢。

他性格里的傲氣讓他不會對任何一個人說出倦收天對他的特別,但是會在言行舉止一舉一動里讓人捉到端倪。

我知道寫的逐曦偏戀愛了,所以寫的時候就會帶著戀愛的思維去看待。

站在兩個無論遲早反正都會互相喜歡,並有更深入的關係的角色上看,在我的年齡段能理解到的東西,就是其中一方會對另一方的行為舉止稍有疼愛與縱容。尤其是那種喜歡將事情悶在心裡的人,替對方做的事情都是默默而為,而面上給人感覺確實無論做了什麼都好像難以討好。唯獨本性里壓抑不住的溫柔會忽而發芽成長,在他不自覺的言談中悄悄展露。

由緊繃到放鬆最後妥協,連他自己也覺得這不像自己,而更像是做了一場大夢。夢和現實都是相反的,我想在前面寫出來的是一種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像真實的感覺。因自然而情動,才會覺得生動美好。

而對於逐曦裡面,就是後部分會不會有車這個問題……因為知道可能會引起讀著的不適,所以這個問題我也有認真想了好久。而那時候學姊看完前置那部分的時候和我說的是鷇音子太調皮了。

剛和基友無意提起,基友反問我,難道鷇音子就要成天板著臉嗎?

嗯,鷇音子成天板著臉,他開不開心我不好說,但倦收天絕對會很鬧心……

既然是特別的人,且在暗示了心意之後稍微放鬆點緊繃的情緒,不覺得也是一種美好么?在和基友提起那段的時候,心裡就突然揪得很難受……就好像我透過筆下角色的喜怒哀樂去走了一遍我自己的苦辣酸甜那樣。

那裡我讓倦收天去做了一件原劇里他想做但又無法做的事情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去了就不要回來了

你若願意,就不要回頭,我給你三二一的時間考慮,你若答應我們就走

鷇音子沒有回答,閉上眼微微笑了笑”


我還記得,北鼻對我說,即便倦收天再怎麼暴怒,都不會去逼鷇音子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這一句話真的能想好多東西【笑】

最可怕的是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有了反轉,更可怕的是這個反轉還要是更加自然而然。

就和答應了基友的車裡面有一句話: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要你記得我給你的疼痛,來世,來來世……我都會在這等你討回來。

可能是我虐點低吧,還是我無論什麼奇怪的東西都能把自己戳成個蜂窩煤……極其歡樂的盡頭是極其絕望,知道要握不住了才會怎麼也不願意放手。越是有情越放不下,況且我並不覺得吧……有人在他心頭珍重至此,明知前頭是險峰巨浪,他也不會抱著死地而後生的想法去嘗試把人拽回來。

也難說會不會也有一把將人推下去,然後自己跑回來嚎啕大哭的……但至少我覺得倦收天肯定不是這樣的人,而且也與情況不符orz

他在逐曦里在意更多的是鷇音子又不是一心想要求死的人,為什麼不能與他並肩作戰,他卻偏要選擇屢次拒絕?

然而等到他後來明白時,我也覺得他並不會乖乖的待在一個安全且無意義的地方看著另一個人去送死,而他的回轉,就是鷇音子給他指的生路。


“你應該與我為敵,這樣才可保你一線生機。”


這不是劇裡那種無可奈何的結局,要是還不至生死於度外放手一搏,那就真是太無情了。

說句題外話,憑啥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就只能有一種啊orz在不同的選擇不同的人生中,如果註定萬事都只有一種結局,而不是揣摩著性格去選擇變通琢磨,而是所有能看到的文字展現給我的都是一個樣板戲那樣的人,我可能會第一個選擇跳樓orz

胡言亂語說了那麼多orz且不知道會不會被人打死,但心裡莫名其妙感覺有點突然開心orz

评论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