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放浪形骸【倦收天x鷇音子】

這篇很嗷嗷西,請謹慎觀看啦,鞠躬

然後你猜這是篇正經文還是車2333333

關於溫馨三十題被我串聯成一個設定下,相互有連續關係的故事的其他故事2333

大概可以當做同一個大故事內的延伸看待吧,可能這樣說方便理解orz




 

倦收天期待这个年假已经很久了,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和鷇音子计划说想去一次旅行。

他们第一次讨论起这个话题时两人都还是大学生。在同一个校园中学习,甚至还住着同一栋宿舍。唯独不同的是,倦收天是他学长,两人学的不是一个专业,更不是住在同一间宿舍。

冥冥之中,两人就像是两条平行在宇宙中的直线,就该一直朝前延展而不会有半分僭越或是交集。

然而,意外的相逢总是那样出人所料,可细想来又是那般在情理之中。

他早就听说这届医学院来了个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高材生。且不说他冷清攫瘦的俊秀眉目,他已凭借着自身过人的能力赢得了医学院那位严厉到刁钻的老教授的认可,又在一场与药学院中的三大头的比试中连连取胜,还吸收了无数来系内系外的迷弟迷妹。

要说对这样一个在校内叱咤半边风云的人毫不感兴趣,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即便倦收天不感兴趣,但和他同在校内宣传部做报道记者的好友原无乡,早已掏出了他那个专门记录八卦的小本本,就连拖带拽地把倦收天从后期室内宿舍给推了出去。

那是倦收天第一次见鷇音子,在校内学生会会议结束时,原无乡就已抢先掏出小本本,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勇姿态绕开万千系内前来采访的部门记者,嗖地一下冲到了鷇音子面前。

倒是倦收天,因为多看了那人唇角微扬,皓目悄垂的美好姿态,便被这潮水般的人群给涌出了大门外。

或者那时的鷇音子并没有看见他,可他就已经深深地记得了他,无论是因为这人身上总有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还是因为即便他在自身周遭笼起了堵气墙,但依然能抱持着礼貌的笑容,将校报记者对他询问的问题回答得滴水不漏。

一念心生,百态无形,他飞快地端起悬在胸前的单反,向那头已被人潮如众星拱月般渐渐拥去的疏淡人影处按下了定格……得了个无声的留念,也像是再会的期许,倦收天收好相机就先行默默离开了。

然,他却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这张被他设为手机QQ的聊天背景的图,会被素还真看到……倦收天几乎是用头发稍来感受一下,都能体会到素还真在看到他聊天背景时,那种欲盖弥彰的诡异情绪,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他拉了去阳台,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下个月学校话剧社会和隔壁学校一同举办场话剧联谊活动,期间会有各种话剧表演与技能交流,希望他能作为校报记者代表过来拍摄采访云云。

正当倦收天打心底里好奇并纳闷,素还真这个学生会会长为什么突然和他说起这事情……他们宿舍的门就被阵有节奏的叩击声敲响。

离门最近的谈无欲从蚊帐里冒出半个头,一边抱怨了两句是谁在深夜扰民,一边默默地爬下来准备去开门。而阳台上正和倦收天说着话的素还真却突然反常地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抢在谈无欲的手要握上门把之前:就把门推开了。

被素还真半个身子挡在门后的谈无欲还在诧异素还真怎么突然那么勤快,紧接着搬开的门外就传来了声带着浓厚睡意的嘟囔:“三余做了宵夜,让我给你带过来。”门外的人说话声音本就不大,此时又因他们宿舍静得出奇,连被晾在阳台的倦收天也忍不住把头伸进屋看看是谁来了。

听到有宵夜,原本正缩在蚊帐里替社团下一篇报道玩命赶工的原无乡也忍不住搓搓手,把头探了出来。

他们宿舍四个都知道素还真家里有弟弟,尤其是那个在医学院位居翘楚的无梦生……其人非但健谈帅气,更是做得一手好饭,而主要能让他们三人都记忆深刻的原因,正是每回他来送宵夜的时候,都会很nice的给另外三个都带一份。

久而久之,无梦生在他们宿舍就多了个称呼,人形移动宵夜机……然而这回前来送宵夜的好像并不是他。

“那他去干嘛了?”

“不知道,可能在堕神阙那补笔记。”

接过打包整齐的宵夜,素还真拉了把走在路上看似摇摇欲坠的弟弟,下意识侧开半个身子想扯他进来喝口茶,“不进来坐会?”

听他这样问,内里的三个不禁也开始好奇这回来的到底是他哪个弟弟……结果在外面那个似乎完全不想给他们几人任何一个偷窥的机会,不等他们探出好奇的脑袋看个清楚,就先冷冷地回绝了素还真扬长而去。

鲜少见素还真被人如此不留情面地回绝,几个室友只觉他耷着脸关门的模样既无奈又好笑,马上围了上来自觉地拿走了他们分的宵夜。不等素还真掩面低叹声交友不慎,肩膀就被从阳台上蹦回来的倦收天拍了把:“回头把具体时间告诉我,我再去申请器材。”

“不用了……”素还真的心很塞,尤其在被鷇音子糊了一脸冷漠,还被舍友抢光了宵夜后。面对私藏了他亲爱的弟弟的倦收天,他决定也回他一个大写的冷漠:“我找原无乡去,你不用去了……上次学生会报告你都挤不进去,谅你那天也挤不进去。”

“???”

相逢总在咫尺就失之交臂,不知情的鷇音子被剑子前辈突发感冒所得的契机,被自家三个兄弟连拖带拽地骗了进社团,甚至还鬼使神差地当了回要吹箫的男主角。

不知情的倦收天本来还在为自己难得的空闲而庆幸,继而抱起自己心爱的短笛一连参加了好几回短笛社的活动。甚至午后还有偷闲的机会,能让他漫步在校园某个秘密的角落,坐在亭子里感受一回只属于自己的悠闲。

不知情的原无乡在部长忽如而来的谈话后突然陷入的忙碌,因为此回活动甚为壮大,校方领导非但希望校报学生干部能够时时跟进,并且加大宣传力度……即便倦收天夜里会帮着他一起整理采访资料写稿,但他依然感觉自己在课业之余的时间里,忙得仿佛每个毛孔都要炸开。

唯一知情的素还真倒是安然地在宿舍看着那群团团转的家伙,像个没事人那样悠闲地泡起了珍珠奶茶。并在每回谈无欲风风火火地从他身后吼出句素还真时,他面带三分笑地回一句:“师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闪开谈无欲对他当头拍来的笔记本,素还真用小勺子搅着杯子里的奶茶,把头摇得甚是无辜。

“毕竟他没事私藏鷇子照片这种有趣的事情……我觉得应该让鷇音子亲自感受一下。”

然而,最为神奇的是,事情的发展虽并不如素还真所料,但最终的结果还是逃不出他的打算。

鷇音子因要在短时间内练习一门自己并不擅长的乐器,又不希望被宿舍里另外两个兄弟无情地哈哈哈,于是他觉得揣着谱子去学校某个偏僻角落里面偷偷练习。

他与难得空闲的倦收天在此因一曲箫笛而相识,两人就着乐理知识相互交谈甚欢,一连过去数日,即便是在此之前对音乐不甚开窍的鷇音子都会隐隐有些期待能得到他的更多指点。

使原本抱着疲于应对的态度的人,也开始变得愈发认真勤快。

天踦爵看了有些傻眼,因为平时每到日中,鷇音子都会绷着张血海深仇脸,不拖到最后一刻绝对不抱起箫出门练习。而这几日鷇音子一回到宿舍,凳子都还没坐热,就先收拾好了东西,不等他和无梦生回来,就已经跑没了影。

平日的血海深仇也看不见了,唯独是他在依旧紧绷的脸上能读出来些轻松。就像是不必再和无梦生争夺课业成绩,才会毫无后顾之忧地感受下属于自己的轻松闲暇。

弄得连每周回家探看小四,小四都怀疑他是不是想通了要改改自己的坏脾气……谁知,他那种短暂的失常只会出现在午后休憩那点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的时间里。

各位兄长还是好嗅觉,从来不等他坦率名言自己的事情,就已经能从他淡定将崩的形象上嗅到出了什么问题,然又不愿意给他提点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结果越发演变,就成了后来鷇音子面对他们时,无不是习惯性摆出副嗯你说我听着的淡定表情,紧接着就会用他的伶牙俐齿一字一句地反噎到你怀疑人生。

等到那几位不合格的兄长发现,使鷇音子反常的问题源头来自倦收天时……这两个相交甚久却不曾问道名姓的年轻人已成了好友。

同样那夜的话剧社交流会也举办得很顺利,尤其是饰演男主角的鷇音子宛如一轮被璀璨明星鞠捧的明月,将剧中那位心怀天下但又傲气优雅的道长饰演得完美无瑕。

那夜活动倦收天原本不想去,但依然被原无乡以好友就当共同进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为理由拖了去围观。因为他不是为社团工作来的,也理所应当的没有带工作证,而是和观众一同坐在观众席里。

话剧表演很精彩,然倦收天却一直莫名其妙静不下心来欣赏……不知为何这夜他心口像踹了只动物,总是怦怦乱跳地扰得他大脑混乱。

繁乱得不知该如何打理的心绪忽而被一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箫声打断,倦收天几乎是下意识地随着音乐低哼了两声,直到他抬头将视线停留在舞台上,才恍然惊觉舞台上那张面孔正是他朝夕思慕在心的人。

剎那间,他只觉得心跳砰砰似要蹦出胸腔,耳边的幽幽箫声也似渐渐消弭,留下的唯有他在人海茫茫中的注视,亘古得像穿过了时间的隔阂那样漫长。

不好说此刻怦然是身随心动,还是根本就兴奋得忘乎所以而将形骸放浪与外……等倦收天自己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顺手抢走了坐在自己身边那个小迷弟柳峰翠的工作证,并牵走了他的单反冲了去后台等那个人下场。

“你好,我是苦大校报记者倦收天,可以打扰你几分钟对你做个专访吗?”那头舞台恰放人,一手捏着麦克风,另手抱好笔记本的原无乡就看到人群中闪过到金光,下一刻后台攒动的人影就已经先行被截住。

就他一个诧异恍神的时间,倦收天已借住自身人高腿长的优势冲到了鷇音子面前把人给拦了下来。

原无乡捉着笔的手一个劲地往笔记本上笃笃敲击,口中啧啧是对倦收天难得一见的积极功夫的无语,同时心中的吐槽弹幕已经远远超出了对这人怎么突然就冒出来的诧异。

“原来你就是校报里那个被人誉为言辞犀利的倦收天。”半路忽而被人拦下,鷇音子好似并无不快,反是对倦收天的自我介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是的,请问如何称呼?我们借一步说话。”

“鷇音子,你跟我去化妆室吧,那边应该没什么人。”

鷇音子面上始终保持着个淡雅的笑容,不知是否因为他这身装扮过于清冷,即便他面上含笑,可身上那种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变得更加深刻。

因为上一回采访,即使是作为第一个冲到他面前去的记者,原无乡还是被他的冷面冷清给碰了一鼻子灰。却没想到,这回冲上去的倦收天就这样轻而易举勾搭到了人,两人还一前一后地走了去化妆师里面详谈,在远处全程围观了两人行动的原无乡又再次张大了惊讶的嘴巴。

相逢像是扇门,倘若没人推开,那么在内在外的人互相都不会有更多的交集……一旦有一天,门悄悄开出来条缝隙,两两间被缩短的已不止是彼此空间上的距离。

即便有过缩短距离的契机,可两人间的关系却并没有拉进多少……总有好友听说他的事情会无语地戏说声不咸不淡,倦收天用拇指默默擦了把手机屏,决定将壁纸换成那日在化妆室帮鷇音子拍的照片。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毕业就会,也许是因为素还真要毕业的缘故,他看见作为弟弟的鷇音子来了,一同来的还有天踦爵和无梦生。

几人非但给素称一杯倒的素还真灌了酒,素还真乘着酒兴,先是在酒会上笑瞇瞇地走了好几圈。等到后来被人发现趴在桌子边上睡着之后,被深感有种莫名丢人的谈无欲扛在了肩上拖走。

素还真一杯倒,他的兄弟也好不了多少……若非已经参加工作的一页书前辈应素还真邀请前来,其间多次为他们挡了不少,大概此时另外三个也会和他们大哥一样,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

来参加酒会的倦收天虽也是今日毕业的主角之一,然心不在焉的人在看见鷇音子被两个哥哥夹在中间,青筋微跳的额头上却是副半醉半醒的表情。

这模样比烫入他喉头的酒还要灼心,就定定地看了他不到一刻,甚至未能坚持到感受到热切的鷇音子恍惚的回视,他就先和原无乡罪负英雄那个人好友打了个招呼先离开。

已经出去实习的倦收天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公寓,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租房,不全是因为它离学校还有公司都还算挺近……而是因为他知道,素还真家在楼下。

甚至他每天早上出门,都会看见素还真隔壁屋的屈世途老先生去他家里帮忙照看正忙于应对中考的小四……只可惜,往来多日,他都没有看见鷇音子回来,或许是因为课业繁忙还是项目繁多,自从他住入这栋大楼,他就再也没能与那人见面。

就像是被时间渐渐冲淡了曾经最热切的相识,一切的一切总归会走向平静……萍水相逢,情深不寿。

踹着不明的心思,酒会上滴酒未沾的倦收天还是被困扰得头脑发疼,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喝了口冷茶就放任自己脱力般倒在沙发上,眼睛也开始慢慢合上。

睡了不到半小时,就被一个喊魂般的电话把他从沙发上震醒。

素还真家那几个兄弟,要说和倦收天最熟悉的,就是他们大哥素还真,其次就是无梦生和鷇音子……毕竟有一个常年来串门送宵夜,另一个有过几回深交的交情。

原本他以为会是原无乡给他打电话,说喝醉了求收留之类的。谁知电话一接通,天踦爵的高速语速就把半醉半醒的倦收天给泼了个清醒。

没等他仔细分辨这人到底说了啥,电话就风风火火地挂了……倦收天一脸莫名地盯着手机,脑中正挣扎着是要继续睡还是打回去问问他刚刚到底是要怎么干嘛,此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倦收天定睛一看,这是原无乡打的。

电话通了,原无乡似乎还依然和人在酒会上high,周边杂音多得让倦收天都快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连要他重复了好几次,才勉强听明白这电话是天踦爵让他打的……说是素还真和无梦生都喝醉了,天踦爵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要他把有点醉的鷇音子搬回去帮自己照看一晚上。

一秒无语,倦收天在好友喂喂你听见没!好机会不能错过啊……的低吼声中默默挂了电话。绕去洗手间用冷水一连洗了好几把脸,才勉强相信刚刚听的的确是电话不是幻觉。

就着月色匆匆赶回校报告厅,绕了好大一圈,才在人群稍显阑珊的某个角落带走了正托着脸陷在沙发里的鷇音子。

回了出租屋的两人一个摊在沙发上发愣,另一个则尽职尽责地在屋内跑来跑去地替他准备醒酒茶和待会沐浴要换洗的衣服。

也不知后来洗浴完摸黑出来的鷇音子到底有没有喝桌上还温着的醒酒汤和宵夜,倦收天只知道他摸着一片乌黑躺到自己身边时,身上的酒味已散去不少,更多的是带着股沐浴乳的清香。

温热的水汽覆盖在丝丝缕缕的香意中先后刺激着他嗅觉,未曾交托过心思的彼此,此刻除了微微侧开脸,便不敢有更多的僭越。同卧一席,心情各异,唯独相似的是两人周身的紧绷,和万千种压抑在无言下的莫测情绪。

最后,两人已不记得到底是谁最先打破沉默……紧接着便是个不眠的夜,两个单身成年大男人挤在张狭小的单人床上谈着这夜的星与少时的梦,一直絮絮到天泛鱼肚白,撑不下去额鷇音子才将额角轻轻磕在他肩头睡去。

晨曦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入,在他蜷曲的银白打发梢镀上了层暖溶的金,倦收天看着那处迷离,缓缓抬起手想将帘子掖实。怎知手自上方穿过侧卧在他身侧的白发,还未抚上飘台帘子,就先被这形似要将人深拥入怀的动作给慑得停住。

倦收天微微瞇眼,身侧人睡得安稳,哪怕自己横架在他身体上方的手已再掖紧窗帘后,开始颤栗地抚上那个依然残留在他发梢的金色圆斑……

少年时说过要走遍海角天涯,即便看不尽世间柳绿花红,也会陪伴着彼此走过遗憾,去拥抱春去秋来花落花开。

诚然,不曾想过要将自己与谁人系上太深的交集,却偏偏又在那夜畅谈后将种子埋藏,等待春风吹醒,落地生根。

此回,倒是畅快得让鷇音子都觉得似心有所托后,便骤地学会了不要太束缚自己的感觉……按那时交换戒指时他突发奇想的疑问一般,爱意似大道无形,本无形状,何必要用各种条条框框去规定它的模样。

因为知道得清楚,才会觉得自己对倦收天提的疑问过分钻牛角尖……如此想来,能问出你的爱意是什么形状的这样的问题,自己已经荒唐得像个憧憬着爱情的女人。

倦收天是个聪明而耐心的人,鷇音子的问题他无法回答,但却以一生为诺,慢慢给他答案。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日瀑雨,就连咖啡厅里的灯火也被染得昏暗朦胧……而这片昏朦中仅有的闪亮便是二人相扣在桌角的五指上深结的指环,哪怕从未被人祝福,但它依然会以夺目的姿态活得欣欣向荣,慢慢用时间来击烂一张张说着闲话的闲嘴。

早在先前倦收天就计划好了这回年假两人要去哪里玩,于是将就这鷇音子的上班时间向公司申请了个年假……鷇音子也和他一样申请了假期,虽然时间不及他的时间长,但足以让两人去个小旅游之余,还能好好休息休息。

纵使他们做好了千万种安排,但还是逃不了些无法预测的横祸突然飞来,一把抢走鷇音子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蜷在计算机前的鷇音子在接了无梦生给他打的紧急电话后,默默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改坐去了床上。

倦收天看他惆怅,心知这个假期大概也是泡汤了,忍不住轻声安慰几句,并自觉地包起来在他度年假这段时间鷇音子的伙食。鷇音子每天夹着倦收天给他准备的爱心便当上班,晚上又带着空了的饭盒回来。

说是爱心便当,里面的食物也的的确确被倦收天耐心地做成了爱心的形状……在鷇音子第一次打开饭盒的时候,差点一个没忍住就把它给抖了出去。但最后他还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将食物吃完,并在回家路上纠结了好久要不要问问倦收天这是怎么回事上费神了好久……结果一进家门,又被桌上热气腾腾的晚饭给吃忘了。

一连过去有几日,他也算是慢慢习惯了这一盒子爱你的形状,只不过吃的时候会稍微注意一下有没有人在他办公室里,或者有没有人对他的午饭感兴趣。

毕竟这是他和倦收天之间相互知晓,但又不想提及打破的秘密……这种裹着糖的甜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倦收天年假结束,鷇音子表示不需要他再替自己操心,但倦收天还是微笑地继续用成串的爱心给堵住了他的嘴。

就像是为了响应当初那个无解问题的答案,也让鷇音子稍稍无奈,当初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倦收天这么会做这些讨人欢心的小玩意呢?同时还一并忽略了倦收天身边好友们那一句句有家室没人性的吐槽。

然开始上班的倦收天如果选择依旧天天给鷇音子做午饭,他早上起床的时间无疑就要适当提前。如果是工作稍微空闲的时候,他想做点食物让鷇音子带去,鷇音子也并不反对……但他在忙碌的时候也依然坚持不懈,实在让鷇音子在感动之余还会有些隐隐的生气。

面对鷇音子每回接过倦收天递给他的饭盒,那种不欲名言的忧虑混杂着严肃总会一并浮现在脸上,使得倦收天心中总会好一阵紧收,即便有些劳累,但能得到鷇音子每晚的特意关怀,他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好景不长,这情况一直保持到某个周末倦收天忽然睡过头,而鷇音子因为代班的缘故早早就出了门。也许是因为昨晚两人趴在计算机前聊工作聊得太晚,所以早上他起来时并没有叫醒倦收天。

做少了一天便当,倦收天心里感觉恰似损失了好几个亿那样难受……抬头看眼闹钟还不算太晚,心想再准备准备应该还来得及,于是索性跳下床,打算直接做好就给他亲自送去。

在厨房捣鼓了半个多小时,倦收天提着他的爱心便当出门徒步走去离他们家有三条大街远的医院。等他来到医院门口,正好看见天踦爵拽着无梦生去饭堂吃饭……

鷇音子没和他一起,有可能是还在上面办公没下来……自己刚出门给他发的信息也没回,还希望不要又是太投入忘记了时间。

见他走进医院,那头两个也看到了他,先低喊了他两声金太阳,就一前一后地朝他跑过来。身为家长,天踦爵揉揉鼻子问他吃饭了没?然余光在瞟到他手上的饭盒,就已经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鷇音子那边还有十来个病人,可能没那么快看完,你确定要在这等他?”无梦生也揉揉鼻子,想起刚刚天踦爵来拉他吃饭,两人路过门诊时看到的情景,实在没忍住就像想给里头的人点个蜡。

叽叽歪歪地说了句待会回来给你打包,天踦爵就拉着他飞快地冲了出来,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来送饭的倦收天。

“十来个?”倦收天有些惊讶,他从未想过鷇音子会如此热门……然看着眼前鷇音子那两个正无辜地看着他的兄长,一时居然又升起了个你们怎么不帮帮他的怪念头。

“要不这样吧,你先去吃饭,我们给你提上去。”指了指倦收天手里的食盒,天踦爵好心提醒。无梦生也点点头,并表情鷇音子这两天可能来姨丈了,脾气超级炸……要被他知道你在这等他半天没吃饭,很难保会不会突然对我们发脾气。

言下之意就是,想当好男人之前要记得先吃饭……不然你男人发起脾气来,当哥哥的会好难做。

都住在一起很久了,他要相见鷇音子还愁没时间?

但现下既然家长都这样暗示了,倦收天也只好把便当交给他两,并叮嘱他们记得要让鷇音子趁热吃……明明屏蔽了所有520被发狗粮的各种契机,但还是猝不及防地被亲弟被塞了一嘴。天踦爵眉一横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抢过倦收天手里的便当头也不回的走了。

无梦生捂着嘴巴紧跟在他身后,笑得快要躺到地上去……狗粮什么的他不吃,现在先吃饭要紧,因为待会午休前还要给堕神阙打电话。

眼看倦收天走远,天踦爵的脚步才稍稍变慢,一手故作神秘地搭载无梦生肩头要和他说悄悄话,眼睛却紧盯着手里那个怎么看都觉得老不正经的便当。

“难道你不好奇金太阳每次都给鷇子做啥吃的吗?”

“我不知道,我每次看他都是回自己办公室吃的……”回忆起鷇音子套着白大褂,怀抱便当从微波炉旁慢慢踱回办公室的样子,无梦生只觉得自己脑子顿时生出来无数个洞,试探性地压低声音对天踦爵道,“不会是不好吃,但又不想让我们知道吧。”

毕竟这个弟弟的性格他最清楚,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憋在心里谁也不说。

“不会吧?”看倦收天对他那么好也不像是会……后半句话没能在口里蹦出来,天踦爵被无梦生眼神警示一把后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两人捏着便当站在饭堂门口沉默了会,期间身边路过无数进进出出的人……

“要不我们打开看看?”天踦爵扣了扣饭盒表面,向无梦生投去个深沉的眼神。

“不好吧?”嘴上这样说,但无梦生已经睁大了好奇的眼睛。

“好吧好吧,就看一眼也不会掉一块肉……”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思想挣扎,因为嘴上说着不可,但两人心里站在关怀弟弟的角度上,还是极度八卦鷇音子的伙食。

然而正当两人七手八脚地打开那个裹了里三层外三层保温套的饭盒后……只觉得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远远大过了食物散发的诱人味道。

抱着饭盒在饭堂门口站了好久,两个人都感到了股不该属于这个时节的萧瑟……最先回过神来的无梦生下意识摸了摸眼睛,表示想去给堕神阙打电话,送便当这个重大任务就交给你的执行了。

说完慎重地拍了拍天踦爵的肩膀,扶着脑门摇晃着走了出饭堂……

 

当天鷇音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见自己桌上端正地放了个便当……本来想着昨天倦收天陪他熬夜太累,今天就不要起来给他做午饭了,于是睡觉前他偷偷地调了倦收天事先设好的早起闹钟,并给无梦生发了个短信说明天中午吃饭记得带上他。

谁知道倦收天后来还是把饭送了过来,鷇音子摸着依然温热的保温瓶,原本忙碌了一早上空落的心也被填得满当。收起白褂还有挂在身上的听诊器,他决定先去洗个手收拾一下自己再回来吃饭。

谁知就他稍微走开的这点时间里,他忽然觉得走廊上的同事看他的眼神都有点迷之诡异……尤其是那个站在走廊角落打电话的无梦生,看他走来,就像是见了鬼那样捂着手机跑得飞快。

鷇音子无语,本来只是想找他问问倦收天尴尬是不是来过,但看他跑得那么快,心想还是问别人好了。

等他回到办公室坐下,开始慢悠悠地享受倦收天给他带的午饭,然打开饭盒的第一眼,就落在了两个用西红柿炒饭捏出来的爱心上。想来倦收天为此也是费尽了心思,居然用紫菜碎给它们做了两双圆圆的眼睛,还在胖胖的身体上贴了两个520。

捧着饭盒看了许久的鷇音子实在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得喷了出来,不过他还不忘立刻掏出手机来拍照留念,顺便给倦收天发个微信表示自己已经看见了。

若不是他提醒,鷇音子大概也早忘了今天是什么自己……这好看的午饭他舍不得动筷子,托着腮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先给花店老板打个电话。

他要定一束玫瑰,99枝插成心形,晚上下班的时候先去拿了再回家……每次都被倦收天抢先抛了惊喜,这回要轮到他也给倦收天搞个大炸弹。

毕竟,那个钻牛角尖的问题到最后还是得了答案,无论是用一生倾诉还是用心形的饭团包裹给他……都是一种脱出形骸之外的深刻感情,既然如此,那他也不介意用这个最普通的回答,来响应响应那个总觉得自己拘束过头了的人。

说来,那不也正一种既明悟于心,那就不必在意形骸放浪的事情……

【end】

剛開始只是想寫個520里,不小心被尼桑發現了腦公給我送的午飯裡面全是愛我的形狀orz

腦洞前幾天在擼否有私下說過,只不過沒想到寫出來之後會給我扯一堆東西orz突然發現我真是好喜歡寫他兩吃東西或者搞黑暗廚房

溫馨三十題給我寫成了連續故事,到後面串起來看會發現前後有聯繫那樣,我想說的是這篇也和三十題有聯繫orz但是如果嚴格說的話,可能有很多篇現代短篇甚至是不知寒都會和他有關係orz具體關係在哪現在不說2333333333

至於放浪形骸這個標題,剛開始想法是來源於那個《蘭亭集序》裡面的,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剛開始想寫的是愛是什麼形狀的,因為要和前面有聯繫,所以就一直開始找東西鋪墊,但是後面寫出來之後很懵orz如果單純按照那句話去理解,我覺得我這是寫壞了orz如果要嚴肅討論這句話的意思,可能會在寫別的東西裡面再次引用重寫orz畢竟鹹魚了好長一段時間233333都開始只會胡言亂語了【掩面】

說好的小滿因為我寫這個寫懵了結果被吞了,很好,從現在開始到逐曦更了30+左右,大家都要開始學會從右開始那樣認識我了= =

好,跟我一起從右邊開始念:燈帳千夜詭

好了,謝謝大家_(:з」∠)_

                                                                                           by:千帳燈

评论
热度(1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