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昨天北鼻給推了 紅梅白雪知

於是我就報復社會,給她講個虐段子

然後現在翻出來記一下233333

紅梅白雪知唱的是納蘭,在查那首歌的時候看到了個紅梅白雪的典故。不過那個說的是紅樓夢裡面的琉璃世界紅梅白雪。

以前忘記說在哪看的,曹先生似乎與納蘭家有交情,所以不知真假的有判斷紅樓夢是以納蘭作為參考那樣寫的233333具體忘記了,但是大概是這個意思23333想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所以就看著那個典故說的琉璃世界和紅梅白雪,腦子裡是個如典故所言的純潔清淨世界。

就是所謂的無垢無塵_(:з」∠)_

然後就想起納蘭詞嘛,那首很經典的《浣溪沙·殘雪影輝冷畫屏》裡面不就有一句:“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嘛。

就試想了一個關於忘懷前塵的鷇音子在來生再與倦收天見面

他沒有前生的記憶,可倦收天卻依然記得他,在茫茫塵世中尋找他。好不容易再見,可惜對他來說,只對這個癡情而執著的道長感到熟悉。

抱著相逢是緣,一解前塵愁緒的態度,鷇音子給他算了一卦,卦象中他讀了倦收天心頭的一段故事。那是他們前生相交的故事,從相識到別離,約定見與不見……結局是消散于雲靄,只留一人在塵世中輾轉反側不得解脫。

鷇音子心情複雜,因為他不再有那段記憶,但倦收天卻因為那段記憶而被耽誤了千百人世。

知君惆悵事,又因此時非昔,自己無法給予他未完的約定,所以只得勸他莫要再執著前生,捉不住的不如就此擯棄。

兩人今生萍水相逢,卻依然如當時那般交淺言深。

鷇音子非是不懂倦收天的執著,而是因為自身無法給予,所以便在淺勸后別離……他不會留念,因為大道之聲沒有偏執,他著眼的世界從來不在個人。

別離時,鷇音子沒有留念,倦收天看他步步遠去,一如當年明月在,不見彩雲歸……

知君淚眼又如何?依舊斷腸聲里,憶生平



其實剛想完這個腦洞的時候,就想起之前想用納蘭的《木蘭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見》來開腦洞23333當時的想法並不是來源於那句最經典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反而是來自於末句的: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試想來,就和當初在貼吧看到的一個基三樹洞的標題一樣,你我都不渣,可為何到最後都要各奔天涯。那時候還不明不白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這句適合,因為單看薄倖錦衣郎幾字,就覺得哪裡不對233333

但直到昨天聽了那首歌,看著詞里的飲水詞三字,忽然就想到了:斷腸聲里憶平生。

繼而將二者稍作聯想,就會出現一個:比翼連枝當日愿,斷腸聲里憶平生的東西……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

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看懂……斷腸聲里憶平生,最憶初見故人心。賭書潑茶香臺墨,尋常只道不如斯。

越是覺得尋常的事,在遺失時才會覺得憾痛萬分23333正如同我之前在養梅千日裡面說的:他總以為,他們能就這樣,在小園中對飲,直到地老天荒。

一直覺得滄海雲坪那裡兩人的見面,那個鏡頭太有一眼萬年的感覺了23333當初剪愛恨恢恢的時候就覺得了2333也或者是因為我的點比別人奇怪,或者按照正常邏輯來說,歌也並不適合他們。

但我就是覺得……神人與常人只有一字之隔,我願意將他們當做神人來敬仰,但有願意琢磨他們作為常人的一面233333感受他們是怎麼由神人跌落為凡人,最終再度升華的過程。

啊,我廢話真多= =該練字了【拍頭】

评论(2)
热度(2)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