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關於考駕照 科目二【倦收天x鷇音子】

說好的科目二過了就更科目二

科二其實不難,但我緊張起來就宛如一個智障orz

嘖……真是痛苦的幾個月啊orz





 

“你約考試沒?”

“嗯?什麼考試?”

當倦收天問起他這個問題的時候,鷇音子短暫地懵逼了一秒,等想清楚倦收天問的是啥之後,才慢悠悠地放下了手裡的書。

掏出手機翻了翻短信,鷇音子頭也懶得抬:“約了下週五。”

“怎麼這次那麼勤快?”回想起當初車管所那邊的人一直在催促鷇音子盡快約考,畢竟學車這東西的政策經常有變,車管所希望各個學員能及早在政策變動前那道駕照也是正常。

然而鷇音子卻因工作原因無法經常抽空去練車,畢竟人在醫院上班,平日就算好不容易有個休息日,倦收天本想待他去郊外散心,怎知兩個人才走到樓梯口還沒出去,鷇音子又被忽如而來的電話給喊了回去。

以至於當初兩人拍拖的時候,每到情濃都總會有飛來橫禍打擾,鷇音子無奈,只好摸摸倦收天腦袋稍做安撫便匆匆離去……弄得那時候倦收天一直懷疑,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搗鬼。

不過待他日後與鷇音子接觸多了,才明白他工作辛苦……從此之後,他就在心裡默默給自己定了個小要求,只要是他能幫鷇音子做的事情,就絕對不會讓鷇音子操第二份心。

而鷇音子自科目一考試結束,他就沒去過練車場練幾次車。就算有時候有空去,也只有練習半天左右的時間。

他的教練對此總覺得很苦惱,雖然鷇音子學得快,上手也快……本來要能再連續練多幾天,依他這個狀態去參加考試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本想以提早預約考試時間來督促鷇音子多點去練車,但鷇音子卻因為排不開時間委婉拒絕了好多次。

一連幾回,距離鷇音子科目一考試結束,他已經在科目二練車場晃悠了快三個月的時間了。

在剛開始,倦收天還會站在教練員那邊,不時哄騙一下鷇音子說早考早完事,早死早超生什麼鬼的。但是看多了那段時間鷇音子加班回來的疲態,甚至是在浴缸里泡澡都能歪著頭莫名睡著,他實在是心疼得不行,不用旁人多嘴,立刻就舉雙手投降。

直到後來,本來幫著教練員的倦收天開始幫著鷇音子拖,即便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但他還是更希望鷇音子每天都不要太辛苦,至少下次瞌睡的時候記得先從浴室出來把衣服穿上。

“再拖下去也不是事,畢竟當初是自己要學的……”把放在腿上的書扔去一邊,鷇音子揉著太陽穴坐去了倦收天旁邊,“下週好不容易有休假,所以先把這事結了我也心安。”

難得他家祖宗有空閒,也終於要記得去考試了……倦收天半是心疼鷇音子飛走的假期,半是不明所以地竊喜。

“夜裡早些休息,早上開車才有精神。”眼看時間也不早了,鷇音子卻還坐在他旁邊慢悠悠地喝咖啡,倦收天皺了皺眉,在鷇音子不滿地哼聲中搶走了他的咖啡并把人趕去洗漱,“要早起還喝咖啡?”。

眼看鷇音子抱著衣服走進浴室前,還留給了他個怨念的眼神。

“我給你泡牛奶,待會喝了早些休息。”一想到次日練車場上午時段那變態的集合時間,倦收天面不改色地將搶來的咖啡當著鷇音子的面一飲而盡。

“嗝。”末了還皺著眉打了個飽嗝。

這夜,難得鷇音子睡得很好,倦收天卻因咖啡失眠了。

鷇音子預約的考試時間是在下週五的上午場,待他收到約考成功的短信時,人還有些小興奮。

就算夜裡休息好了,但每天早上和隊友一起連續練習快四個小時的考試項目,時間長了鷇音子也經常覺得疲憊。

正當他每回午間休息時坐在樹下思考是不是因為自己年紀大,身體吃不消的時候……倦收天都會很體貼地替他和坐在對面的教練鬥智鬥勇。

至於說的什麼,無非就是下午不練了,鷇音子好累,現在這個狀態繼續練只會適得其反云云。

鷇音子聽著無奈,有時候會假裝沒聽見……在練車場徘徊的幾天,偶爾樓下那三個兄弟會輪流過來看他,與其說是看,不如說是故意來看他失誤鬧笑話的。

雖然教練一直夸他開得不錯,這個狀態去考試一定能過。鷇音子也不是沒有信心,至少比起那時候完全沒頭緒的科目一,雖然現在時間稍微緊迫了點,但對他來說依然成竹在胸。

但是……就在考試前一天,他平時一直開去聯繫的那部車突然出了點小狀況。

週四下午那天,倦收天開車把他送了來練車場,他也和往常一樣先和教練打個招呼,然後開走了那輛平時練得最多的車去走五項的練習。在他上車調座椅的時候,他就覺得今天這椅子似乎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不過座椅上細微的不適並不阻礙他繼續開車,所以他依然和平時一樣係好安全帶,放手剎,上檔,起步……開著慢悠悠的車,慢悠悠地駛進了練習車道。

第一個考試項目是側方停車,車子完美地停進側庫,兩側留出的空隙也相當完美。一路在二三米外和教練一起看著他練習的倦收天不禁也欣慰地勾了勾眼睛,遠遠地對著正打燈從側庫出來的鷇音子比了個大拇指。

也不知道鷇音子有沒看到,但從側庫出來的人已開著車晃悠悠地上了半坡。

斜坡那邊的考試項目是半坡起步,鷇音子左腳漸漸鬆開離合給車子足夠的動力爬坡,人稍微前傾了點身子,為了看前方車標有沒有和定點停車的標桿有沒有達到同一水平線。

然而,就在車標正要與標桿趨于同一水平線,鷇音子兩腳一伸,將離合與剎車同時踩住時!他坐著的椅子忽然發出陣像是脫離軌道的悶響,與此同時坐在椅子上的鷇音子也開始整個不受控制地后滑。

完全預料不了這一刻意外的發生,精神高度集中的鷇音子短暫地懵了半秒,幾乎是憑藉高反應的本能伸長右腳踩緊了剎車,這才防止了在他短暫懵逼的時間里,因為踩不穩剎車而開始后溜的車子。

同時,在他後側的隊友也被嚇出一臉毛汗。不過幸好他在看到鷇音子座椅突然掉落后滑的時候連忙挪過來扶了把,鷇音子才勉強能找到個著力點,滿身冷汗地將車快點從半坡這開走。

等他在半坡下來后,在倒庫項目外找了個沒什麼車過來的位置停了停,驚魂未定的鷇音子正看見倦收天和教練兩人正一前一後地出現在他倒後鏡里。

“沒事吧?”

聽見倦收天的聲音,鷇音子僵硬地回過頭來對他笑笑說沒事,繼而轉過臉問教練說:“這椅子怎麼掉下來了?”

此時,坐在後座的隊友才很不好意思地喃喃,是因為早上來了個小胖子,車又有點老,所以上坡的時候椅子受不他的重量就整個掉了下來。說完,鷇音子只覺得滿頭黑線,而車窗外的倦收天忽然就笑得好一陣前仰後合。

“因為早上才坐壞的,現在椅子雖然裝了會去,就卡位有點不太正常,先將就將就吧……”教練如是說,所以鷇音子只好重新把座位調好,繼續滿頭黑線地練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運氣特別背,還是因為這輛車有毒,不小心就把霉運傳染了他一身。

往後再有座位突然后滑,掛不進檔,甚至還下起了雨……坐來副駕的隊友好心地替全神貫注的鷇音子開了個雨刮,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雨車子在半坡起步需要更多的動力,然而鷇音子每次都覺得自己已經把離合松得很開了,但一輪到半坡起步,車子都還是因動力不足而突然死火了。

坐在車上的鷇音子也由原本的心如止水,變得有些急躁……甚至連打著傘站在遠處的倦收天都能感覺到他在車子里散發出來的低氣壓。

意識到鷇音子情緒開始低落,雖然他此時依然冷靜非凡地坐在駕駛位上,但與他有十分默契的倦收天還是能在他敲打著方向盤的片刻遲疑中看出來他心情不快。於是就先自作主張地和教練打了聲招呼,找了個待會家裡有事為理由,就把鷇音子提前給拽走了。

大概下午練車的不愉快經歷太過深刻,到回家的這趟路鷇音子都坐在後座上冷著臉一聲不吭。

倦收天也難得強硬地沒讓他由著性子亂來,反是規律地督促他早點吃完飯休息。但直到上床閉上眼睛的那刻,鷇音子的臉依然黑得反常……倦收天無奈,一連揉了好幾把懷裡中人的頭髮,輕聲安慰道:“放心,考試的車輛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倦收天指的是椅子后溜,然裹在被子里的鷇音子聽了,原本就皺得很深的眉頭霎時皺得更深。沉默了好一陣沒有聲響,就在倦收天以為鷇音子已經睡著了的時候,被團裡的人突然冒出來聲:“我就不懂……你下午到底在笑啥?”

半睡半醒半迷糊的倦收天聽見這聲疑問,先輕笑了兩聲,又再將頭埋進鷇音子的髪里:“小胖子把凳子坐掉了。”說完,耳後又傳來陣低沉的笑,笑得鷇音子渾身起了陣雞皮疙瘩。

依照鷇音子對倦收天的了解,用頭髮稍想想,就知道其實倦收天是在笑話他……笑話他近來胖了。

哼!越想越氣,真是此仇不報非君子!蒙在被子里的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冷冷地啐了句:“再笑就把你給扔下去。”

“好好好,不笑不笑!”貓在他背後的倦收天連忙深呼口氣止住笑聲,扭頭正見鷇音子嚴肅地盯著他,本來快止住的笑又忍不住冒了出來,“你能胖點是好事,至少說明你近來心情不錯,心寬體胖嘛。”

……心寬體胖。

夜太深,翻出來的白眼沒看見,不過心情被這沒營養的笑話沖了沖。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也比下午那樣慌亂緊張要好多了。

鷇音子微微瞇起眼,轉過身掀開被子一角,默默圈住了倦收天:“其實我好緊張……”

“是因為下午意外太多嗎?”安撫狀摸摸鷇音子的背,希望能借此傳給他更多的信心與勇氣。

“也許吧……”鷇音子的下巴磕在倦收天肩上,悶悶道,“不過我會克服,謝謝你關心。”

“你我還需要說謝?”將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往心口再揉深些,鷇音子不言,悶悶地笑了聲,伸手勾下身側人脖子輕輕地在他頰側碰了碰:“睡吧,明早還要送我去考試呢。”

次日,鷇音子醒來時,倦收天已提前很貼心地替他準備好了早餐……在鷇音子洗漱的時候,放在桌上的手機一直在響,等人從洗手間出來按停,才發現上面有十多條信息和好幾個未接來電。

鷇音子粗略看幾眼,還要都是樓下那三個發來的……素還真和天踦爵那兩個還好些,無非是提前祝他考試順利,給他求錦鯉什麼的。無夢生比較有毒,心裡雖然也很在意鷇音子這個弟弟的駕駛證考試,但話到嘴邊就變成了:要你沒考過回來就請我吃飯云云。

站在玄關等他的倦收天看見鷇音子揣著手機站在桌旁,臉上各種五彩斑斕……不好說樓上哪位又給他施了什麼壓,反正這段去考場的路,鷇音子走得無比沉重。

其實倦收天知道,別看他此時這麼平穩冷靜,但心裡大概也挺緊張。

所以,在臨進候考場之前,倦收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鷇音子也對他笑笑示意不用擔心,可眉心緊鎖的愁容依然不見有半分緩解。

即使鷇音子參加的是上午場的第一批考試,但等待的時間依然無比煎熬……不單在裡面考試的鷇音子覺得煎熬,在外等待的倦收天亦覺得煎熬無比。

煎熬的時間才過去不到半小時,倦收天就看見鷇音子搖搖晃晃地在裡面走了出來……本還詫異怎麼這次那麼快?下一眼,搖搖晃晃出來的人就被倦收天給攔進了懷裡。

還未問他考得怎樣,被抱住的人忽然狠狠地回抱了倦收天,周身傳來的細微戰慄幾乎要支撐不住身體……倦收天拍拍他後背,若不是害怕會嚇到鷇音子和身邊的人,大概此時他很想把人抱起來轉兩圈。

“怎樣?”抱了有好一會,人才似戀戀不捨地將他鬆開……但兩人的動作已經吸引了不少過路群眾的好奇目光。

按停了鷇音子想要快步逃回車里的動作,倦收天看到他側臉似乎有點紅。

“完美……就是考的時候緊張過頭了。”站在侯考聽外頭的樓梯邊上,鷇音子長吁口氣,“出來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在飄。”

“現在有好點嗎?”扶著鷇音子在樓梯上下來,既然他說考試完美,倦收天也沒必要過問太多會讓他神經緊張的東西。鷇音子搖搖頭,被他攙著從樓梯上下來,忽覺疲憊地打了個呵欠。

倦收天笑了笑,握著他手本想說點什麼,卻被頭頂傳來的啾啾聲音給吸引了注意。

兩人抬頭一看,指間侯考廳外外頭的天花板附近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個燕子窩,此時一雙剪尾的燕子正繞著它們的小巢啾啾地飛來飛去。撲騰在巢旁的小東西靈活又乖巧,雙雙在那嬉戲般繞飛了好幾回,才一前一後地追著飛向了藍天。

聽聞鷇音子考試順利,此時又見春燕銜泥,一時只覺得歡樂喜慶,低頭也見鷇音子看得似發癡了去。

冷不防,耳側忽地傳來陣如釋重負的笑,鷇音子面上沉重不見,反是有些輕鬆:“大抵是托了這春燕的福……我昨日這樣慌慌張張的來,今天倒還能考個滿分。”

“對自己那麼沒信心?真不像我認識的鷇音子。”手心被倦收天掐了把,鷇音子恍惚回神,問他此言,無奈之餘又不知該如何反駁……思來覆去,萬語千言只好歸做句:“就你話多……我只是感慨兩聲。”

想來,又覺得不對,回頭時又補上句:“考試過了我要獎勵,所以你請我吃飯吧。”

(end)

嗯= =關於裡面那個座椅后溜是真人真事,上星期我去的時候那椅子還好好的,後來這週二去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卡不住orz直到和我同一部車的某個老師說,是被一個小胖子坐壞了的時候,我感覺我整個人都是懵的orz

后溜太可怕,請大家無時無刻都要記得,半坡起步還沒開始動的時候一定要踩緊剎車,離合慢慢松QAQ

真是幸好後面沒車,要不就有毒了orz

感謝看到這的各位QAQ我要收拾收拾準備科目三了orz

                                                                                                BY:千帳燈

评论(6)
热度(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