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逐曦 番外一則:飛鴻有情傳芳至【倦收天x鷇音子】

應北鼻要求來轉個字體

*有OOC注意

*師徒年下,國仇家恨什麼鬼亂七八糟的,能接受再看【合掌鞠躬】

架空時代背景,鷇鷇是獨立在阿素外面的化身,四個剛好打一桌麻將。如有不喜還請↗紅叉

私設多如狗,大量架空情節已上線,並有多個人物上線,不能保證符合每個人的想法,我會先考慮自己的意願,所以可接受再看好了

有的地方有參考歷史【具體不記得了】所以可能會有bug

我盡量修正,歡迎溫油指出w還有什麼雷暫時想不起來orz

然後我這是倦鷇,倦鷇,倦鷇,重要的事情說三遍orz如有不適請盡快右上角

不接受撕cp,也不接受談人生orz戰鬥力低下我方orz但要是有人敢當著我面說秀鷇任何一句不好,別怪我撕得你滿地滾

如確定可接受,還請食用愉快【鞠躬】








飞鸿有情传芳至,未解冰心雪先融

 

澄夫子鷇先生,敬启者:

孟春料峭,外关冰床未解,春意先发。

昨与友人漫步山林,偶见山石上有晚梅残盛,独秀于寒风霜雪,灼如君清雅含笑。数月相思未解,此时不禁思情更盛。为解与君心分两地,聊以此笺作慰……望先生仕途平顺,贵体安泰。

吾初承皇令,便被授以大任,镇守外关。虽时年太平,少有胡寇侵扰滋事,然繁杂事多,依旧少有闲暇。吾自幼久居洛州不曾外出,虽常年有于狩场习课骑射,然初至外关,犹似河鱼入海……即便处处相似,亦觉不甚习惯。

承蒙镇右将军苍与其弦部麾下数位前辈多次关照,疑难解如迎刃,吾亦有幸早日融入其中。然可怜吾友小原幼年长处湿润南疆,夙夜随军奔劳至外关,疲惫不堪。后又因难抵干燥气候与昼夜莫测温差染上燥热,得镇左恶龙将军山龙其麾下随行军医医治,卧病三日,后又能与其人嗷嗷打闹。

幸有挚友随行,外关苦旅不觉煎熬磨难,犹能忙里偷闲,觅得欢乐,实则难得快哉。

自那夜作别,先生曾交吾一物,并叮嘱吾出关后方能打开。

吾曾好奇内中何物,总觉诱惑难抵,便想拆开查看。后事渐忙碌,心亦随之按捺,昨夜清洗衣物时不慎发觉,方才拆开一睹。本以为先生是有何要事交托,因不辨当面相告,便只好作此囊中信代为寄托。予此薄笺作信,言语寥寥,犹似刻心烙印,难以忘怀。

怀曦深仍感先生用心良苦,不忍辜负,遂将此心意深藏。先生所念,吾已着手处理,料不久后应有响应。望先生好自珍重,切莫挂怀。

信至此,已是月上三更,砚台墨迹未干,心口念怀不消。

若不允吾抒之,此夜应是难眠……望先生不责吾之任性,吾不过不愿惊醒这一帘惊梦。好梦难得,易醒不易睡;此方隽永,易散不易得。好似故园窗前春花繁盛,吾与先生伴读灯前。光阴荏苒,过如白驹,心头千般壮志犹然不改,立誓殷殷未有动摇。

曾年先生有言关外天博物渺,有红旗千山皓雪,亦有大漠孤月苍茫……今有幸一见,心甚欢喜,然犹有憾,未能与君同行。

待何年山河平定,故土收复,世道安康,家国太平……不知吾可有幸邀先生与吾同行红尘千丈,只为抚君心头憾恨,看风月无限,鸟语花香?

虽此时言日后还甚早,但吾亦期望那日早些到来。

薄笺洋洒,犹不及思情漫长。书不尽意,笔亦难收,其中念念,仅此作先生奉闻,便不劳先生费神拟答,再祈珍重。

请代为向家父问安。

敬颂,诲安。

怀曦敬禀。

年孟春初二夜,于葬天关灵犀台上。


(待續)

倦倦寫信這個是很久之前就已經想好了,那時候參考了很多資料古人寫信的資料,自己也寫了叉寫了叉好幾次orz最後寫出來還是這樣子qwq

嘛,將就看吧,我知道我有毒,求不打死,留個全尸23333333

至於為什麼會是靈犀臺,嗯……大概是因為心有靈犀一點通吧23333

然後今晚我的酷狗還有word都有毒

评论(2)
热度(10)
  1. 千载名燈帳千夜詭 转载了此文字
    🌞❤️🐦=🐤🐤🐤🐤🐤🐤🐤🐤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