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天山舊夢不成眠,與君相邀風雪間

致力於讓鷇音子和倦收天談戀愛結婚生啾啾……

燈帳千夜詭

剛看到個地域黑,關於廣州人在廣州講粵語很有優越感的,就想到兩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其中一件是之前宿舍漏水,樓下那個外省的同學說我和我舍友講粵語欺負她,而且說得很難聽,叫做:你們用粵語逼逼我,別以為我們誰都聽不懂粵語。那麼問題來了,其實那個人她自己真的聽不懂,她就覺得我和我舍友用家鄉話抱怨因為修漏水導致得宿舍烏煙瘴氣,我們發洩我們的不滿,就是在針對她……但我整個宿舍都是廣東人,不存在不會聽或者不會講本地語言的外鄉人,所以我們宿舍的日常用語就是粵語。而且那個妹子和我們講普通話的時候,我們也並沒有用粵語回她,而是一直在和她用普通話交流,甚至後面她要和我們吵架,我舍友也沒有用粵語來“回敬”她。所以,我不太懂她說的,我們抱團用粵語欺負她到底是哪種級別的誤會,因為我們宿舍在說漏水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說過針對她的話……
另一個,就是我隊友一直和我說很討厭廣州,是因為你們那些本地人會對不會講粵語的人態度特別糟糕。我承認無論在哪,都是會有部分這樣糟糕的人存在,但是個人認為大環境下的廣州,是一個包容性挺強的城市。先不說別人,只說自己,我不會莫名其妙的對聽不懂粵語的異鄉人說粵語,甚至因為他們聽不懂而對他們態度很差……但我隊友那時候這樣和我說,我是真的很生氣的orz
在這時候,問題來了,她是汕尾那邊的人。我雖然戶口在廣州,但我祖籍也是在潮汕那邊……家鄉話也是會的,因為我需要和我爺爺奶奶那些老一輩不懂說普通話,也不懂講粵語的人交流。而她在老家那邊,她生活的語境是潮汕話,以至於她認為在她老家汕尾即使是對外鄉人說著潮汕話也並沒有什麼問題,反而還有一種自己人和自己人團結一氣抱團取暖,很好玩的感覺。
這讓我很想不明白,她既然這樣認為在潮汕話的語言區域範圍內可以肆無忌憚的“報團取暖”,那在廣州這樣一個以粵語為主要生活語言的地域,廣州人說廣州話就變成了排外,秀優越感等等等等
這讓我覺得很想不通,一個外鄉人來到一座城市,無論是觀光旅遊,還是想要融入生活……面對別人的生活習俗或者是交流方式,居然不是抱著學習交流熟悉的態度,而是成天在幻想自己在這個不熟悉的環境里,會因自己的出現,導致本地人最普通最簡單的生活互動充滿對你的攻擊和排斥。
可能就連本地人在被你莫名厭惡的時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只是在說家鄉話而已,這又怎麼觸到你神經了……尤其是他的交流對象還是另一個本地人,還不是你的時候,這就更讓人覺得莫名其妙了。
入鄉隨俗真的是一門關於尊重的學問,可惜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不懂得orz
除卻那種特別極端的廣東人,或者是一些老年人,他們講了一輩子粵語,再讓他們講普通話來配合你們已經很困難。
在我所認識的大多數廣州年輕人來說,當你和他說普通話,或者表明自己不會講也不會聽粵語的時候,他們是會用普通話來和你交流,而不會刻意秀優越感刁難你。
舉一個我身邊最普通的例子,我堂妹和我一樣,是個從小在粵語語境內長大的人……但是很神奇,她聽得懂粵語,可自己並不會講粵語……
我有問過她,聽得懂但不會講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操作,或者是在廣州會不會覺得不適應,或者自己因為不會說粵語而覺得讓自己融入不了這個語境的社會。
她表示並不會,有些東西還是要看自己怎麼處理怎麼看待,畢竟大環境是一個講粵語的語境,你想要在這裡生活下去,只能融入接受這個環境,而不是讓大環境內的所有人配合你。
不然,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的好,畢竟如果你打心底裡厭惡這座城市,就算別人對你微笑你也會發自內心的覺得這是出於惡意,更何況只是無心地說了一句粵語。
畢竟大家都是黃種人,你的外貌特點具備極其明顯的地域性,讓人無法從第一眼就很準確的判斷出你是哪裡來的人。從而在這個語境下,本著無意冒犯的態度地對你說了一句本地話,或者是用本地話回答了一個你的問題,繼而莫名其妙的被你拉進了黑名單。
醒醒吧,地球不是圍著你一個轉的,保持良好心態最重要……每天擦肩而過那麼多人,轉個身就不記得你是誰了,沒有人想要招惹你,你也別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评论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