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天山舊夢不成眠,與君相邀風雪間

致力於讓鷇音子和倦收天談戀愛結婚生啾啾……

燈帳千夜詭

誰知話才說一半,那頭倦收天就將他按在原地,風似地走了進村。

不出半刻,山林間傳來踏踏馬蹄,鷇音子應聲而去,只見倦收天牽來了匹棗紅駿馬,正向他興奮招手。

兩人曾在武林中行走多時,此次出行不過是倦收天想邀退隱山林的鷇音子同遊,讓難得閒暇的人可以像個普通百姓那般感受一下節日的喜慶。為了不讓人認出,兩人還頗費心思地換了身衣裳改了個打扮。

倦收天家中除了慣有的那身金色道袍,還在衣櫃底下整齊地壓了不少從前的衣裳。昨夜與鷇音子一同在衣櫃里翻找明日裝扮,一連翻出來好幾身,最後才勉強定下穿那身衣角秀了疏淡蘭草的米色長衫。

鷇音子身上穿的這身也是倦收天特意選的,大抵還是倦收天少年時的衣裳,此時要穿在與他身高相當的鷇音子身上還稍嫌短些。小豆青這清雅卻不寡淡的顏色在這白髮道長身上敲到好處的纏了圈,又於小腿三分處戛然一收,在長褲下漏出截瘦得像只剩了骨頭的腳踝。

腳踝上爬了好幾道蜿蜒的疤痕,鷇音子從沒與他說是怎麼來的……但他一眼就能看出是那是受天火之刑后留下的。凹凸不平的深膚色傷疤安靜地趴在鷇音子腿上,那種不是滋味的滋味既刺目又剜心。定神許久,連主人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鷇音子安靜地眨眨眼,輕緩拂開了他欲上前撫摸的手,并拿走了他攥在手心里的雙魚玉珮。

轉手就將玉別在腰上,鷇音子蹙著眉,低下頭細細擺弄,一邊蹩腳地用漫不經心的語氣反問了句:“好看不?”

“嗯。”倦收天點點頭,又抬手在他綰好的髮髻上別了枝素色花簪。

仿佛透過這縷光陰,讓他穿透時間的隔閡,憶起了些曾經不屑回想的年少輕狂……這身長衫是倦收天在自己衣櫥里特意選的,與鷇音子疏淡的氣質甚是契合無間。

但看道長青白一身,襟口繡有數枝翠色並蒂蓮,再搭上適才鷇音子環在腰間的青紅雙魚,整個人脫俗超塵得恰似片浮於碧水的白草蒹葭。

兩兩相看,皆是股膨脹在心難以啟齒的賞心悅目,尤其是此刻倦收天笑意盈盈地策馬而來,竟然鷇音子心頭忽起了番少年意氣,風華不老的錯覺。

不曾問過鷇音子往事,於是倦收天便自作主張地默認鷇音子不善騎射,待他將人扶上馬,他自己亦要翻身隨之而上時。牽著馬繩的白髮人忽而低頭對他發出了聲驚歎。

倦收天將他這聲疑問聽了作耳邊風,起初扶著身前人腰側策馬同去時,還稍有不解地在腦中沉思鷇音子這聲疑問是為何。然不等他將問題問出口,身前人已笑著將長髮掃了去身後,在倦收天驟覺清爽驚艷的無言里,朗聲對他發出了挑戰。

倦收天本來還體恤鷇音子病體初愈,策馬之事就讓他來罷,況且他還不知為何自己會下意識地覺得鷇音子對這方面不慎擅長。此時又聽鷇音子朗聲道了句:“你辛苦牽了馬來,剩下的路就交給吾,吾們一人一半,也算公平。”

他才如夢初醒地發現自己因關心則亂,結果犯了個很蠢的錯誤,因為錯誤在他,他本可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那般斷言回絕。然,又難得見鷇音子溢出這般自在由心的欣喜,本已到嘴邊的拒絕愣是被他在眼前人迷眼的笑中換作了聲:“好。”

“那你想怎麼走?吾隨你。”你開心便好,況且成日慪在屋裡也不是什麼好事,既然決定要與他下山同遊,怎麼說,都該在少了輕狂恣意的年歲里,再嘗一回做個肆意放浪的少年。

此行目的本是為了看端午的龍船但因是策馬而行,本來想繞內城前往的步行行程計劃也只好臨時改變。

“你來指路,吾聽你的。”鷇音子牽著馬繩,身後人低聲一哼算是對他的話表示回應:“吾這樣不會妨礙到你吧?”

語閉,腰上纏上雙不知該放在何的手臂,鷇音子眉頭緊了緊……倦收天只是將手搭在他腰側就當是捉穩了,并沒有施半分力氣。

捉這麼輕,只怕待會馬跑快了,你也得飛出去……化身成了平頭百姓,鷇音子就真的忘了身後坐的那人是倦收天。側腰在被他輕盈撫上時稍有過半刻不適,也不知是心裡的鼓槌在作怪,還是自己念想太多。然回到眼下狀況,鷇音子還是認真地對他叮囑了句:“你可以再抱緊些。”

“吾是怕自己纏你太緊……你……”顧不上他沒說完的話,被握得身心又再一緊鷇音子連揚起馬鞭低喝了聲:“駕。”

駿馬撒蹄,飛馳而去,身後萬千皆隨著前進的急速而匆匆后倒,連倦收天未完的話也一同被過耳清風吹得繾綣慾散。

適才還緩緩扶著他腰的人因這股衝力,腦袋猛地撞上了他肩膀,盯著快速后倒的萬千風景,倦收天僵著彎成了張弓的身體倒吸了口涼氣……同在一騎,倦收天猜不出鷇音子那刻的心思,而將臉靠在他背上,聽到的卻是後心疾如馬蹄聲的搏動,踏踏踢踢。

他無奈地勾起唇角笑笑,顫顫地坐直身子,慢慢低下頭,才將臉挨去鷇音子被柔軟長髮覆住的後耳溫柔抱怨。

 “你太心急了。”既不敢太近讓他分心,又剛好能讓他聽清。

“哈……”鷇音子促狹的笑聲浮在他耳際的風裡,倦收天將臉小心翼翼地伏在他肩頭,沉下瞳來看著身側這個靜默的世界。

天光破曉,云漫金塵,揚鞭策馬,沿山頂流泉一路飛馳向遙遠的城池。

這一走,竟讓倦收天生了分錯覺,兩人是要永遠這樣奔跑,直到蒼雪滿頭。

…………

本來想寫雨水結果被我翻出來這個

去年的端午被我吃了,今年不知道有沒有,很喜歡這段,扒出來一邊看一邊改orz

感覺都被我寫得不像倦收天和鷇音子了233333更像原耽吧,換個名字就不知道是誰了

评论
热度(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