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天山舊夢不成眠,與君相邀風雪間

致力於讓鷇音子和倦收天談戀愛結婚生啾啾……

燈帳千夜詭

起初,被捉了個現成的人還是會和他爭辯。
譬如,在榻上溜下來,手裡還提著未套上的鞋襪。便被從帷帳中探出來的手給捉住了衣襬,鷇音子大窘,邁出去的單腿保持不了平衡,就被倦收天給拽得跌了回去……仰面躺在鬆軟的被褥上,眼睛瞪得老大。而那始作俑者則單手托頭側臥在帳子內側,與這個被跌得臉紅脖子粗的爭辯。
雖說是爭辯,但多數是鷇音子在回答倦收天的話。倦收天也不敢鬧騰過火,反是恰到好處地與那人尖利的玲瓏口齒辯駁,有時總錯覺,鷇音子此時太似隻炸了毛要撲他身上咬一口的貓。
嘴上拉鋸幾回,理還是在倦收天那雷打不動……鷇音子想詭辯,可惜嘴炮打不成,吃癟多了也開始覺得這樣無趣。
於是再有被倦收天抓包的時候……他乾脆一聲不吭地溜得飛快。
倦收天見他跑了,不捉也不追,反正永旭之巔也就那麼點大,你跑哪兒我都能把你找回來。

手稿裡的冬至有這樣一段,後來成文沒打出來……嘖,這小夫妻的樂趣,今天翻逐曦的時候找到的,甜過分了orz

评论
热度(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