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一個說來搞笑的毒腦洞

又到一年一度的新生開學季,校園內擠滿了一群穿著軍綠色迷彩服的大一新生
時間臨近午休吃飯,倦收天站在飯堂門發信息,想問問鷇音子什麼時候下課
要知道,每一屆的新生入學,都會有意無意地向老生發起飯堂戰爭
往往時間到了將近未近的午休時間,學生們無不摩拳擦掌地做好了向飯堂進行百米衝刺的準備
然而……卻因為這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學,將大家往常的悠閒生活悉數打亂
倦收天是大四老學長,除了每日在論文里浮沉,還是比大三的鷇音子要悠閒
更何況近日鷇音子又正好為了學生會招新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身為他的好學長兼好情人,倦收天不由分說地接了下給他送午飯的重任
今日,又到飯點,倦收天搶在新生下課前就打好了熱飯
來到學生辦公室時,鷇音子正坐在文件堆里頭,倦收天叫了他兩聲,把熱騰騰的盒飯放在了桌上
鷇音子輕輕應了聲,忙得頭也懶得抬
見他忙碌,不敢打擾的倦收天也自覺地坐去了他身後的椅子默默陪伴
大約過了一刻鐘,忙完的鷇音子起身伸了個懶腰,回頭正好看見倦收天盯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群發呆
“在看什麼?還不快來吃飯?”桌上倦收天給他打的飯還熱著,鷇音子打開看了眼,裡面有他喜歡的蝦仁炒蛋
“學校今年招的學生是不是又多了?”看著樓下那片穿行在校道上的綠油油新生,倦收天禁不住發出聲感慨
“嗯……”鷇音子打開飯盒,夾起塊蝦仁遞到倦收天嘴邊,“昨天回來的時候本來想和三餘去喝個糖水,一看到門口那四排青蛙,就不想過去了。”
“嗯?青蛙?”倦收天垂下眼,默默張嘴吞下嘴邊的蝦仁,“要下雨了嗎?”
鷇音子瞥了眼窗外的晴空萬里,有點沒懂倦收天在說什麼。
空氣突然尷尬地安靜了幾秒,鷇音子清咳兩聲打破這凝固的氣氛,半掩著嘴小道:“我說的是新生……”
聞言,倦收天恍然大悟般又扭頭從窗口看了眼樓下那群穿著軍綠色的迷彩服的新生:“真壞啊。”
“啊?”鷇音子無意識咬緊了手中的筷子
“我說你壞,身為學長居然這樣尋學弟學妹開心。”

emmmmm……青蛙這個稱呼是我舍友說的,我和我同學提起的時候,她沒get到點,還問我是要下雨了嗎23333

评论
热度(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