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夜千帳燈
悲劇總是個從幸福到苦難,從追求到幻滅,從有價值到毀滅的過成

燈帳千夜詭

随风万里 楔【倦收天x鷇音子】

对我来说不算是新文吧orz在写逐曦之前就有了随风,不过都没写完 

emmmmm怎么说,算是在写了不知寒之后最想写的关于这两人的故事

看清楚标题,这是秀鷇文,不欢迎ky,ky自己原地爆炸

可能算是架空背景,有参考,以及地理问题会有bug【毕竟不是本地人2333本地人一定看得出来,我只去过那边旅游】

前文铺垫较长,秀鷇没有那么快认识见面,可以接受再看

以及欢迎评论交流,如以上OK,还请使用愉快,鞠躬







随风万里 楔·临风

 

身随风万里,飘蓬何去?流澜台,深碧水。

独上高楼,凭栏醉。

 

小楼台,焚香阁。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凭栏千里望长安的一日。

正如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思乡。

既然四体生于天地,心魄孕于山河。那就无人可左右他的喜悲,无人能阻挡他心之所向,海阔天苍。

然,天道不仁,世途沧桑,政党相争,胜者为王。

在政斗中失利的长兄,唯有带着他们这曾经权倾天下的四人远泊他乡。

江南,真是个好地方。

他迷醉于三秋桂子,十里荷香……他以为单是这样,就可以忘怀心中苦涩,将丹华一梦永远埋葬。

流放不过半年之长,知晓长兄计谋的他,也知晓自己无法与他们共同归乡。

入眼皆是江花胜火……可当一个人明白了何为乡愁的时候,满目湖光唯有归于惆怅。

离别那日时值中秋,他在小院设宴饯别,彼时月圆花好。

三哥羽扇轻摇,在他颊上扫下抚慰与不舍,别辞刺在心口,如作梗的鱼骨让心阵阵地疼。千言万语终归于空无的远望,以目相送渐远的炎凉。

作别时,月下繁花正盛,风动月桂浮香。香若生万千盘爪,代替他克制的眷恋,依依不舍地牵拉三位兄长的衣袖。

眼前依约可见幼年时牵拉衣角的游戏……仿若一切完好如初,才会在惊醒时憾恨当时寻常。

他唱着一曲莫伤别离,站在酒醒宴散的深深庭院。

没有十里相送,那是时局的不允,也是成年后尝试冰封的心的不让。

二哥仍和幼时那般,折下门前柳赠他……他怀抱杨柳,目送兄弟渐行渐远,最终没入苍茫月色……而独立楼头的孤独身影,也被寒露沾湿衣袖。

他散去屋中沉香,将自己困在阁楼顶,日复一日地作画。

飘金的熟宣上,用工笔细致描着一副去年春的踏雪寻梅,画中梅雪两相宜,亦有他自此无法再奢望的手足天伦。

描画的砚台透着未干的墨迹,匆匆闯入的小童子已先行带来兄长遭劫的噩耗。

闻言笔锋微顿,不慎已将一点浓墨留在画中人面上……他怔怔地看着被模糊的面容,感叹无声,不知去留。

也只有自己知晓,被废去的……不止是一幅画那样简单。甚至带着他心头寸缕,皆被蚕食画卷的大火燃烧殆尽。

明知这是局,被留下的他没有不入的理由,同样也没有袖手旁观的余地。悲于长兄的劫难,他也无法一一安抚哭泣的童子。

纵使心口闷痛,他能做的,只有不作为。

 

这夜,阁顶灯火明灭不熄。

尔后,他沐浴焚香,怀抱长兄留赠他的爱琴,独上高楼。

楼顶风声呼啸,云翻墨色。他仰面临风,独立直至天际破晓。方才抚琴殷切,临风寄送一曲小楼连苑。

唱的是离乡情怯,唱的是手足别怅,亦唱的是身如蓬草,飘飘然跨越山河湖海,不知将要落于何处……却苦恼,回不到最初开始的地方。

不恨身似蓬飞,恨江山,风光不再。

琴携旧梦,折柳向北,月盈非亏。

薄酒三千,半收愁容,半入心扉。

谁人言,江南多好?长安远,泪渐催。

(待续)

评论(1)
热度(11)

© 燈帳千夜詭 | Powered by LOFTER